活动现场 entitle

诚信为本 服务至上

联系我们
意见反馈
图片1
活动现场Overview for aode

第四届中国向日葵文化旅游节征文大赛二等奖作品欣赏

时间:2015-11-23      来源: 未知   作者:信息发布员      点击:
沁心葵语 文/黄丽君 太阳东升西落,在西边刚刚落下,人们心中的那片光景便点亮漆黑的夜 夜晚,待一切渐渐回归平静,兰州独特的古韵古香的历史气息直沁心底,好似那古老的丝绸之



沁心葵语

文/黄丽君

 

      太阳东升西落,在西边刚刚落下,人们心中的那片光景便点亮漆黑的夜……

      夜晚,待一切渐渐回归平静,兰州独特的古韵古香的历史气息直沁心底,好似那古老的丝绸之路,那奋斗辉煌的历史由心重现眼前……

      想当年秦统一中国后将天下分为三十六个郡兰州一带属于鄂陇西郡地,东汉光武帝并金城郡于陇西郡,隋文帝改金城郡为兰州,金城尉起兵反隋建金城后为唐所灭,唐统一中国后唐高祖复置兰州……

      历史珍藏在一个绝密之处那便是人们心底,唯有人们自己去唤醒那代代相传的回忆。

      小兰是这回忆的守护者,是一名当地的导游,每每迎着晨曦,在园中的向日葵中总能找到她的身影。作为导游的她有个愿望就是想让来兰州的人们可以收获幸福与感动,让回忆停驻心间。

      他和她,她是小兰,他是小兰心中的大州哥,他们就因向日葵相识。那是小时候有一次,那时小兰家生意刚刚有点起色,小兰的妈妈特意给小兰从外面带回来一个彩色精致的风筝作为小兰的生日礼物,小兰高兴地一个晚上抱着风筝都没睡好觉。第二天就拿到空地去放,这可眼馋了许多小朋友,回到家里哭着吵着要。中午大人趁着小兰午睡就和小兰奶奶磨,说着小孩子想玩儿他们也没办法只好过来借给他们玩儿一下。小兰奶奶看着想着都是邻居无奈只好到房间去拿孙女宝贝的风筝出来。风筝借到后,几个小孩儿像士兵听领导讲话一样听着大人们的言语。最后还是风筝的诱惑力比较大,孩子们目不转睛地盯着风筝,话就这样左耳朵进右耳朵一不留神儿就出了。大人的话音刚落,他们就争夺着风筝的优先使用权。大人无奈只好让他们一起玩儿,走之前去不停地叮嘱说他们要乖别把风筝弄坏了。可谁知大人一走,便乱成一锅粥,都想控制着风筝轴。风筝没飞多久便躺在地上休息,孩子们一哄而上,相互拉扯着风筝,就这样留下的是奄奄一息的风筝。大家四处飞奔回家,留下大州哥一人捡起风筝把它捧在手心,任它在风中摇曳着残破的身躯,大州哥把它送回小兰奶奶那。奶奶也只是无奈接过风筝的残躯,让大州哥先回去了。

      大州哥像往常一样挑着水桶,身体支撑着水桶摇摇晃晃在田里走着,水默默地泄露着他前行的足迹。他看见有人在埋着之前被弄坏的风筝,还喃喃自语许久。他快步走过去,拍拍那个小女孩的肩膀说:“别伤心!”小兰一脸惊讶,用泛泪光的眼睛看着陌生的他。

      “别害怕,我不是坏人,你可以叫我大州哥。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小兰。”

      “噢,小兰你把它埋在这没准过段时间就会开出希望之花呢!”

      说完大州哥继续去浇水了,干完活儿,他跑回家。他蹑手蹑脚地拿着凳子往柜子那移动,他降低着凳子与地面声音的分贝,终于他成功获取爷爷藏在柜子上的葵花籽。撒腿就往田那跑,他把破损的风筝挖出来,把葵花籽种下,期待着它的成长。大州哥抱着折翅的风筝在田间欣赏夕阳美景……

      小兰每天放学都来这看看期待着风筝变回原样,她也看到大州哥每天背着书包给那片小土地浇水,她就会跑过来和大州哥一起呵护着神秘生物的生长,终于它发芽,开花,结果,长成了一株株向葵。她和大州哥分开便跑回家,她和奶奶说了这个事儿,才发现大州哥为了安慰她偷偷拿了他爷爷的葵花籽。于是,她跑去找大州哥拍拍他的肩膀,在大州哥耳边留下一句谢谢便跑回家。夕阳下,留下两人的身影……

      几年后的一天,家中父母的婚纱照被突然被一个熟悉与陌生的照片占据着,她的父亲与另一陌生女子。她跑去问父亲,父亲用手拉住她的小手,将她带到那个陌生女子前说:“这以后就是你的妈妈了,你们要好好相处啊!”“她才不是我妈妈呢,你骗人!她是阿姨不是我妈妈!我不要她当我妈妈,我要自己的妈妈!”“小兰乖妈妈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我们都去不了,慢慢熟悉了就可以和这个阿姨好好相处了,她会是一个好妈妈的!”“你们骗人,你们骗人,妈妈会回来的,我要等妈妈!”“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乖,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回不来了,宝贝乖!”“我不要,我要等妈妈回来!”说着就跑到种满向日葵的园子里去了,她坐在大州哥种的那片向日葵边,等着妈妈……

      几年前的一天,妈妈拿着一个包来到坐在门口的她的身边。妈妈亲了亲她,抱了她许久舍不得放开,好像此刻想用尽今生所有的力气拥抱她。妈妈的眼眶被泪水浸湿,泪珠在眼眶打转好似雾气蒙住了她的双眼,母亲哽咽着用颤抖的声音说:“宝贝,你要永远记住妈妈是爱你的,妈妈是有件特别的事情要办,要出远门,那个地方很远。要是宝贝哪天想妈妈了你晚上就看看星星,没准可以看到妈妈对你眨眼睛,白天你就可以来到园里坐在向日葵边,妈妈老了,那向日葵是妈妈和你大州哥初春一起种的,你看着就好像妈妈陪在你身边。宝贝你一定要记住妈妈是爱你的!宝贝你再看看妈妈的样子好吗?”

      她默默地点点头,凝视着妈妈。

      “宝贝这是妈妈的眉毛,这是妈妈的眼睛现在可能有点烫烫的,这是妈妈蹭过你脸的鼻子,这是妈妈亲亲你和你说话的嘴,宝贝这是妈妈手的温度,你摸摸妈妈的头发记住这感觉,宝贝记住妈妈的样子,别忘记妈妈,妈妈永远爱你,妈妈现在要走了,宝贝你要乖!”说完,妈妈走了,她看着妈妈的背影被雨水模糊,她突然起身拼命去追,可是她全身被雨水减缓着前行的速度,妈妈的身影就这样在雨中淡去,她会记住妈妈的样子,她铭记妈妈的爱。

      想到这小兰,不禁大喊:“妈妈,你不是说我坐在向日葵园里你就会在我身边,妈妈你快出来啊!妈!”泪水滴落在土壤中浸润着向日葵……

      一个熟悉的身影渐渐靠近,笼罩着小兰。熟悉地拍拍肩的感觉,她抬头看着,是大州哥。“小兰,怎么了?刚刚叔叔急着跑来问我,你在不在我这,说你跑出来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听到这小兰哭得更厉害了,泪在脸颊滑下有力地砸向地面。大州哥坐下,小兰用哽咽颤抖的声音讲着发生的一切,这时小兰仿佛找到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她委屈的苦水似乎要将这片向日葵淹没……

      命运总喜欢给人意想不到的惊喜,就是从那天起大州哥成了小兰的守护者,每天总有两个身影一前一后随日升略过这片向日葵海,随日落回归停驻于向日葵花海间……

      时间随着向日葵的盛开与凋谢流逝着,两个身影渐渐越靠越近,又渐渐拉远。大州哥考上了重点大学,小兰把他送到车站。

      “大州哥,我也会考上那个大学的,等我这小跟班继续跟着你,现在我累了给你放个假!”

      “嗯!好的!好好照顾自己啊!我走了!”

      “嗯!你也是!一路顺风啊!”

      这好似与母亲一样的离别,不免让小兰内心泛起一阵感伤,她独自行走在向日葵花海间沁入那充满希望的气息,在那片花下坐下,看着远方……

      自从那个陌生女人和爸爸结婚,小兰便于奶奶相依。听奶奶说爸爸与那个陌生的阿姨组成新家庭,我有了弟弟和妹妹。爸爸偶尔回来看看她和奶奶,每次小兰都期待他会把妈妈带回来,但每次都是以失望告终。渐渐长大的小兰明白妈妈去的那个地方叫天堂,那个地方去的人只有一张单程票。她现在想妈妈就会在夜晚看看天上的星星,白天就会独自坐在向日葵边看着远方,因为她明白妈妈走时种下了希望……

      学业渐渐忙起来,她便把妈妈的照片夹在书里,陪她一起上下学,终于她和他在同一个大学门口相遇。大州哥把它领进宿舍,桌上有个向日葵的摆件,晃动的摆件触动大学开始的按钮,同时又开起了希望之门。夕阳下,留下两个人并肩身影……

      大学毕业的他们先后回到家乡,为家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在“一带一路”的向日葵产业上有他的身影,她作为导游是“一带一路”上的行者,结束每次总行程时让游客带走寓意幸福和希望的向日葵籽的锦囊……

      他们曾在向日葵花海下许下爱的誓言,他们因向日葵相识,因向日葵彼此了解,他们会让这充满自由,活力与希望的向日葵花海蔓延……




向阳花,燃烧的女神

 文/陆承


词语争夺月色,灵魂委身花蕊,我珍藏一生的斑斓。
在飞天的虚幻里,在一朵炙热的雕琢里,
梦想徐徐打开窗口,迎接太阳,迎接绚丽的生涯。
我忐忑彼此的命运,在敦煌的经书里,我查阅向阳的光耀,
在精细的端口,衔接或交媾,这是必然的修辞,
这是铿锵的音符,这是一朵朵云朵之上的宣言。
 
辽阔啊,戈壁之中,原野之上,我播种的希冀,
在缓缓地成为真实,成为磅礴的眷恋。
我爱一朵花,便成为忠贞的园丁。
在河西走廊,我遭遇了多少绚丽的风暴,
在雨水里,我听清向日葵的缄默,
象征主义的画面里,冷静的手术刀化为
坚毅的毫笔,在色泽与线条之间自然摇曳,
她成为巨型的宫殿,迷离,却诱惑着不同的青春,
停驻于此,在恍惚中梳理事业或妩媚的邂逅。
 
一枚裙子,在绿色与黄色的砥砺中锤炼成金,
黄金的璀璨,在夜色中上升为星辰。
那忽然而降的仙境,在澄明的月色下,
摇曳又旋转的神秘,优雅地陈述着一方家园,
一个企业的坚韧。她成为可能,在平静中引领沸腾,
在深厚而贫瘠的土地上营造着丰润与富饶。
她是时代的迤逦,在矜持的岁月中沉淀,
成为静寂的回忆,在美食或单调的口味中响起,
这不可多得的旋律,在粗糙或浩淼的舞台上涌动。
 
你是朴素的女子,你是玄妙的仙子,
你是文艺与平庸的中介,轮转自如。
我喟叹世间的唯美,梵高或燃烧的火焰,
点燃吧,从心中,从眼中,从一粒种子,
大地的光焰,将成为最后的稻草,
在卑微的呼吸中缠绵。在火中,一切陨灭,
一切又新生,我仿佛置身于无垠的裂变,
瞬间就是永恒,前世就是今生,
我宛如时光的提炼,在化石的韵味里,
领受这场漫长而恢弘的渲染。
 
只有成为你,一株向日葵,在春天吸收水分和阳光,
在季节的更迭中储备养分。从年少到茁壮的模样,
从低垂的头颅到高耸的歌咏,从一枚俏丽的咀嚼
到大面积的品读,从西部人到宽广的国土。
打磨柔美的锻造,以瓷器或典雅的命名,
穿越三千里,八千里,穿越驼铃和隐匿的车轮,
在西域,在远方的眺望中成为珍藏与心跳,
成为时间行进中的佐料。对,一本史册,一杯清茶,
一盘瓜子,或一份清香,穿越自我,抵达自信。
 
我体悟一朵花的修葺,在混沌的旅途中,
逐渐亮起来的景致。我心中暗藏的萌动,
不可遏制地穿越丹霞,穿梭于尘世的繁茂与卑微。
在丰沛的田野里,遭遇那冉冉升起的向日葵。
那圆盘,垂下将是至死的勇士,那枝干,
直立将是温和的贵族,那绒毛,即将褪去,
宛如处子的羞涩,那昨日的轻盈与盛开,
不必去看,早已在梦中,不必留恋,
早已在血脉中,在缄默的眼帘里。
 
我站在向日葵中间,站在拷问的中央,
时光如银河,在我的头顶流过,留下了什么,
诉说了什么?在西部的广袤与诗意中,
向阳花不是唯一的抒情,大量的飞鸟与蝴蝶,
无数的蜜蜂与沧桑,在宽广的胸怀播种甜蜜与苦涩,
绝望与平和。我站在此时的花瓣中,
向西,是佛,向东,是太阳,
我站在这条热烈而酣畅的路上,
克制战栗,伸出手,或迎接那双纤纤素手,
“我们一起燃烧吧”,在青春的命脉里,在奔跑的火光里。

 
作者简介:

      陆承,1984年生于甘肃榆中宛川河畔,2007年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诗文先后发表于《散文诗》《青年文学》《诗选刊》《黄河文学》等处,入选《21世纪年度散文选:2009散文》等选本,参加过全国散文诗笔会。




 
转日莲
 
文/车承金

 

      向日葵,家乡人又叫它转日莲。无论是叫向日葵,还是叫转日莲,这两个名字都体现了这个植物所固有的特性——向日性。但我还是喜欢叫它转日莲,一个“转”字,就动起来了,活起来了,眼前就有了一片水波般颤动的金黄。

      小时候就喜欢转日莲。那时,生活困难,一到春天,我就同小伙伴们到田野里挖野菜,以填补粮食不足。那些散落在田野里的各种植物的种子,也在春天里一同发芽、生长。在田野里最常见的有芝麻桃、胭粉豆、转日莲、桃、杏的幼苗,嫩绿嫩绿的。芝麻桃、胭粉豆是花草,大霞、英子……那些女孩子们喜欢,挖回去,栽在院子里的甬道边上,开花时姹紫嫣红,整个院子飘香。

      我们这些男孩则喜欢转日莲和杏苗。挖回去,在院子里、门前的园子里,见缝插针,不管地方大小,挖个小坑,把小苗向里一放,扶正填土,再浇上一瓢水,待水渗完,填土一封,就完事。那些小苗也不挑地方,土质好点坏点都行,特别是转日莲,只要挖时别伤害了它们的主根,栽上,有的连蔫都不打,绿生生的,就活了。

      那些杏树虽然活了,但是过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被拔出扔掉。房前屋后,院里院外,哪里该种什么,该长什么,早就布局好了,每个地方都是有主的。对于生长期十几年乃至几十年的树木来说,是不可能随处扎根生长。所以,没几天就会被父亲拔掉。

      栽在犄角旮旯里的转日莲就不同了,只要不是非铲掉不可,有的尽管碍事,只几个月的生长周期,时间短,忍一忍,就过去了,所以都能生存下来,秋天就能长出一个小锅盖似的圆盘,上面排列着密密实实的瓜子。

      栽植、浇水……归我们,是我们的事,到秋天结出的果实却归母亲。那圈金黄色舌状花瓣一落,母亲就开始关注了。她每天都要仔细地看看,那颗少了几粒瓜子她都知道,时时告诫我们:不要偷吃。趁母亲不注意,或外出,我们也会站在木凳上,偷偷扣下几粒吃。

      转日莲成熟了,母亲用镰刀把转日莲头割下来,放到门房上晒几天,晒干后搓下籽粒。这时母亲会抓几把给我们。然后装进袋子,扎好口,趁我们熟睡之际,放到我们找不到的地方。

      进入腊月,母亲把瓜子拿出来,倒在锅里,文火慢炒,一会功夫就满屋浓郁香气。炒好后,母亲给我们一人一把。再留下少许春节用来招待拜年串门的客人。余下的父亲第二天拿到市场去卖,换些年货回来。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对转日莲的喜欢,是缘于瓜子的诱惑。真正喜欢转日莲,对转日莲有真正了解,是改革开放后。改革开放前,以粮为纲,在田野里是见不到转日莲,只有在人们的房前屋后,院里院外,才能见到几棵。改革开放后,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人们可以根据土地土质、气候变化、市场价格等,来决定自己的责任田的种植。种什么,怎么种,自己说的算,自己做主。

      记得有一年,十月一放假回来帮父母收秋。平地里的玉米、高粱等严重欠收,有的甚至绝收。而我家西山坡上的四亩地的转日莲,却长得浓绿茂盛,喜获丰收。父亲说,今年是少见的既春旱又秋吊(秋吊是指秋旱),只有春末和中伏下了两场透雨。但那四亩转日莲喜获丰收,让我百思不解。

      回单位后,我查找资料,原来转日莲的根系比玉米等农作物发达,能深深地扎入到更深层土壤中吸收水分。转日莲秆内充满了犹如海绵状的髓,这种海绵状的髓如同一座小水库,雨水多时它把根吸收来的水分储藏起来,干旱时在输送出去。转日莲的茎上密生刚毛,叶面有腊质层,都能减少水分的蒸腾。旱点涝点,转日莲都能愉快地生长。

       认识到转日莲耐贫瘠、耐干旱的习性后。一遇春旱,或油料行情看好,父亲就毫不犹豫地在那四亩山坡地里种上转日莲,收入也不低。夏天一到,一株株转日莲傲然挺立,犹如家乡父老挺起的脊梁,闪烁着灼人的金黄,展示着永葆青春的风采,让人感受到的是顽强的生命力。成一道靓丽风景,引来城里摄影爱好者前来拍照。

       如今,在家乡,田间地头、沟沟坎坎、贫瘠山坡上,转日莲随处可见。那些作为油料的转日莲,为家乡父老乡亲带来了丰厚的经济效益。每年秋天,我都要回老家一趟,从乡亲们手里买几十斤转日莲,就地榨油。回来时拎几桶转日莲仔油,食用一年。那油,犹如父老乡亲那憨厚的品性,让人踏实、放心。